疫情下的一個家庭故事

疫情下的一個家庭故事

國強是個有主見的男孩,跟每事管制的父母經常起衝突,一家人曾經同來接受家庭輔導,但進展一般。升上高中後,國強感覺壓力很大,認為自己不太適合本地學制,便要求往海外升學,這樣亦可學習獨立生活。多番討論後,父母最終答允,也認同要嘗試放手。

不足數月,國強很快便適應了新的學習環境,成績愈來愈好,心情也開朗了,雖然親子關係仍疏離。年來,香港社會動盪,學校更因而停課,國強更覺自己行大運。及至新冠肺炎在中國及亞洲各地爆發,他還以為可在外地避難,怎知到了三月,疫情也逐漸蔓延到當地。外國人不慣戴口罩,防疫策略又好像不太謹慎,加上網上流傳不少因應疫情而引發的種族歧視及攻擊的報導,令父母大為緊張。國強則不太擔心,認為學校仍安全,加上當地監護人承諾可在假期間照顧他,打算一直留在當地。

父母不放心,便跟我商量,其後一家人與我以視像程式作交流,各自表述了想法和疑慮,但未有共識。後來當地疫情失控,學校突然宣佈無限期停課,並建議海外學生盡快回國。國強很是無奈 ,並以「一鋪清袋」來形容其狀況;父母跟我以視像與國強分憂,讓他吐露心聲,一同面對這些突變。

多番努力之下,購買了十天後回港的機票。此時,香港的疫情出現第二波,確診人數急升,陷入危險邊緣;未知強制檢疫及各種限制社交措施能否遏止疫情,又傳來不少回港學生沒遵從檢疫令擅離家居等負面新聞,令一家人的心情極為沉重。

然而,惶恐與患難當中,一家人的關係卻有所改善,互諒互讓,一起安排回港以及往後到酒店檢疫的細要。回港途中,國強聽從了父母的意見,做好了防疫的準備,平安回來,身體無恙,直接入住酒店。雖然深喉唾液測試的結果為陰性,但國強也很自律地每天監察自己的身體,並以視像跟父母和我保持聯繫。

執筆之際,檢疫期尚有七天才完結,期間體會到他們一家人的溫情,令人動容。確實期待家人重聚的時刻!但檢疫期過後,又要面對各種疑難!又不知疫情將帶來多少失喪!也許,想太多也沒用,先做好本分吧!

但願每個家庭都可像國強一家般,在疫情下和衷共濟,一起成長及改善關係。珍重。

原文刊載於黃巴士親子天地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