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後,給母親的信 …

陳沛然醫生與媽媽合照

媽,30 年來,辛苦了,苦盡甘來。

30 年前,爸爸有外遇、拋妻棄子(3 個年幼的兒子)、離我們而去、不養不教、人間蒸發。30 年來,嫲嫲(他的親媽媽) 、姑媽(他的親姐)和姑丈死了他也不見不出現,叔叔(他的親弟弟)說被他騙了錢,我們孤兒寡婦花了 30 年時間才走出黑暗。

30 年前,當時我 13 歲,親眼看著爸爸幾年來跟所謂的女學生和女徒弟有外遇(後來住在一起,再婚多兩次。),也暗中聽到大人的說話,父母離異,感受到大人的陰暗世界,其實我什麼都知道,從此沉默寡言,多年來藏於心底,13 歲的一天,我長大了,童年也完結了。

然後,你為了照顧 3 個年幼的兒子,外出做工賺錢,早出深夜才歸家,而我就負責照顧兩個弟弟,放學在學校踢完波便回家,3 兄弟在家從來沒有打架。記得小時候,沒有錢常常買肉,妳買 2 元免治牛肉用滾水煮熟給我吃,味道很淡。中五的一個晚上,我和你坐在公屋外的後樓梯,坐了半小時,你眼泛淚光,送我一支幾十元的墨水筆,那天我考到全級第一名。你可能記得我不是十分興奮,現在告訴你原因,我一早明白坐井觀天的道理,也知道只有努力才能帶一家走出困局。在大學醫學院,有百多個同學比我聰明和勤力;在教學醫院工作,很多醫生教授都比我能幹;在立法會,有很多議員比我能言善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只有保持虛心,才能不斷進步,與時並進。

25 年前,中六那年,你叮囑不要太早拍拖,當時我沒有回應。老實說,那時候的我,因為家境而有點自卑,銀包裡只有幾十塊,欲拍不能,不為也,也不能也。中七那年,我倆曾有爭議,你說我的成績可以報讀醫科,而我卻說要讀工程,現在告訴你當年的考慮,我怕家裡沒有錢讀完5年醫科大學課程,也想早點工作賺錢養家。那年,弟弟患了重病出入醫院,所以在最後一刻改選了醫科,也幸好申請到 full grant loan,和向大學申請了獎學金貸款,加上做補習,捱過了大學。

20 年前,畢業了,工作賺錢,開始給你家用、供弟弟讀大學、償還政府貸款和大學貸款、儲首期、供樓。弟弟大學畢業後,建議 3 兄弟養你,40 多歲便提早退休,經濟和住屋算是安頓了。同事都有機會去外國深造,我不敢去,背上的責任很重。

15 年前,結婚了,建立新家庭,知道你不捨得和失落。我很想身體力行示範,一個正常家庭應該是怎樣,很普通的事,愛亦很簡單。

能夠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多年來你的心結還在。兩年前,你接受浸禮,多謝弟弟和弟婦的努力,帶你回到教會、認識新朋友、建立群體生活,多年來的情緒和睡眠問題得以舒緩。

今天,我也有太太和 3 個孩子,望著 13 歲的大女兒,彷彿看到自己的身影,很害怕,提醒自己不可以重滔覆轍,使家人跌落深淵。當年 13 歲的我,經歷家庭巨變,那一刻作為長兄背負起全家,走過 30 年的路,終於走出黑暗。

你可能會以為我恨爸爸,其實沒有,反而要感謝爸爸拋棄我們,我才能脫離小學時被他的精神和肉體虐待,4 母子可以開始新生活。也要感謝爸爸的反面教材令我明白很多道理:

  • 嫲嫲(他的親媽媽)、姑媽(他的親姐)、姑丈死了也不見不出現,使我緊記的重要;
  • 有外遇,拋妻棄子,讓我明白對妻子誠的可貴;
  • 養不教,父之過,不教不養,令我知道對女兒的教和養同樣重要,要做個好榜樣;
  • 雖然你從來沒有在我們 3 兄弟面前說過爸爸半句壞話,但是爸爸卻相反,比俗語所說的趙完鬆和趙完唱更差,令我明白做人不可以無

令你自豪的,不是因為兒子成績優異、當上醫生、或是做立法會議員。而是兒子明辨是非、腳踏實地、抵抗誘惑、照顧家人、回饋社會。也就是《四書 — 大學》所寫的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我們 3 兄弟都做得到。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你可能覺得命苦,從父母和男人找不到愛,找不到可依靠的人。不用找了,那人正在身旁,還有 3 個,就是你的 3 個兒子。媽媽,不用怕,黑暗已經過去,苦盡甘來,就是因為我們嘗過苦,才懂得珍惜。

30 年後,我給母親的信…心,爸爸當年照顧你十年多便走了,而我們養妳轉眼便 20 年,婆婆有 105 歲命,所以我們還會養你 40 年,養你一世,陪你一生,我們 3 兄弟和孫仔女都愛你,母親節快樂。

兒子沛然字

陳沛然醫生三十年後給母親的信

文章轉載自陳沛然醫生網誌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