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荒地老

天荒地老

初夏的立山,山谷中的櫻花已經雕謝,綠樹成蔭,但山頂依然白雪皚皚。

夜色坦蕩,新月如鉤。汽車在穗高岳崎嶇的環山小道上孤獨前行,轉彎處是個深不見底的隧道,煙霧瀰漫,寒氣逼人。

夜色坦蕩,新月如鉤

汽車緩緩駛進,打開車燈高光極力探射,隧道仍然不見盡頭,擋風玻璃開始變得模糊,車窗兩旁出現無數皇冠狀藍色小顆粒,在高速向著前方深邃的洞穴呼嘯而去。

汽車繼續前行,隧道內的空氣變得稀薄,嘴巴和鼻子像蒙著一層厚厚的棉布,呼吸開始急促。前方隧道分成左右兩個分支,道路兩旁積雪也逐漸變厚,向著中央擠壓過來,終於在前方不遠處,厚厚的雪牆堵住了整條通道,汽車再也無法前進。

汽車緩緩駛進,打開車燈高光極力探射,隧道仍然不見盡頭

一覺醒來,原來是南柯一夢。經歷了昨夜短短八小時的日本中部歷險之旅,我們還是折返病毒與口罩僵持不下的人間,回到後新冠時代。

一場瘟疫,徹頭徹尾的改變了世界和我們:國際秩序已經混亂,經濟出現衰退,信仰開始崩壞,朋友變得疏離,生活重新適應。比起從未如此接近過的死亡,更令人絕望的是,我們的下半輩子,恐怕也要戴著口罩過活,出國旅行將會變得和登月一樣困難。

這個史上最強的傳染病,鋪天蓋地,無孔不入,揮之不去。目前最大的希望,我們仍寄託在疫苗和特效藥上。然而,最近一份研究顯示,被寄予厚望的疫苗不但很難研發,而且作用非常有限。RNA病毒最大的特點是糖基化位點多且突變率高,新冠病毒的位點多達66個,是愛滋病毒的2倍和流感病毒的10倍以上,極易發生變異,難以找準位點。愛滋病毒至今仍未研發出有效的疫苗,而流感疫苗的有效率也只是50%左右,而且每年都需要重新研發。哈佛大學的一份研究更指出,人類感染新冠病毒後產生的抗體可能只有40週,比疫苗的研發週期都要短。

因此,最可能的情況是:2020以後的每一年,病毒與我們都會重逢,直到天荒地老。人類既然無法消滅病毒,唯一的辦法就是,與病毒共同生活下去。關鍵在於,我們在生理上和心態上,都要有所準備。

你準備好了嗎?

最可能的情況是:2020以後的每一年,病毒與我們都會重逢,直到天荒地老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