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康:推定價制度改變私家醫院收費模式 籲加强公私營合作紓緩公院壓力

獲政府貸款40億興建的中大醫院,將於下年第一季分階段提供合共600張病床,當中包括516張住院病床,並承諾七成住院服務,將以定價收費模式提供,以及接收部分公立醫院轉介的病人。

惟收費模式相若的港怡醫院,開業近三年至今仍未達成為五成床位提供套餐收費的承諾。究竟應如何制訂客觀的標準,令定價收費制度得以在私營醫療市場有效地推行?當中有何難度?

中大醫院落成在即,行政總裁馮康表示,迄今已為一千種手術定價,包括所有專科的手術,他直言最困難是為眼科定價。「眼是人體器官中最細,複雜性較高,除了白內障手術於市場上存在普遍價格外,其他眼科手術相對其他專科手術,標準不一,需要深入去看。」

另一大問題是複雜的手術,因為大型手術以往多在公立醫院進行,即使在私家醫院進行,亦未必受保,缺乏市場價格參考。馮康指,推行定價收費制度,除了參考市場價格,最重要是制訂客觀的標準,惟最大困難是病人的健康狀況不同,診治過程或出現不同風險,如病人本身有糖尿病或高血壓等慢性病,若控制得宜,風險或與普通人分別不大,但若控制得差,接受中型或更複雜的手術時,風險將大幅飆升。

利用診斷相關群組估算成本

「如果沒有一個方法處理風險,就會出現定價後才發現不能定,因為風險出現,這正是定價的難處,要有制度、有方法去做。」現時中大醫院使用的制度,是根據診斷相關群組(Diagnosis Related Groups)計算手術成本,當中取決於兩大因素:手術的複雜性和病人的健康風險,「可透過診斷相關群組量化相關風險,再估算不同健康風險所帶來資源消耗的需求,並按手術分類,計算相對成本。」

馮康醫生建議利用診斷相關群組估算成本及風險。
馮康醫生建議利用診斷相關群組估算成本及風險。

他指出,每個手術所需要的資源,具有客觀性,再計算病人本身有否慢性病、控制情況,便可預測病人所需的資源,制訂定額收費。「當然亦有未能預測的情況,如有些病人做完腳部手術,靜脈會出現血栓,但理論上血栓可預測及預防,萬一預防後仍出現血栓,診斷相關群組亦能作有效分類,預早告知病人大概風險有幾高,以此作基礎作定價。」

不同風險 不同定價

馮康解釋,由於定價收費是將不同風險元素植入價格中,最終病人或獲數個定價,代表不同風險出現時的收費,提升透明度。如能建立客觀標準的制度,對病人及保險業界皆有好處,將更能掌握預算。「一直以來,除了醫管局曾使用診斷相關群組,作為資源分配準則,私家醫院一般不用,所以我們嘗試將這制度引入私營醫療,希望可以有帶頭的作用。」

如要有效推行,馮康認為必須依靠良好的電子病歷紀錄和信息系統,「有關診斷除了可容易追查,亦標準化具有一個編碼,方便查閱實際成本價格,這點相當重要。我們構思智慧醫院的設計時,一併考慮如何透過電子化支援這方面的工作。」

視私家醫院為合作夥伴

事實上,在近年政府大力推動下,不少私家醫院亦推出不同套餐價,惟未成氣候,馮康認為,私家醫院的局限在於定價欠缺制度化,並非以一個客觀和可量化的標準釐定所有手術,某些手術才有套餐價,以致保險界難以衍生單純以定價收費作標準的產品。「政府要求私家醫院就30項手術提供定價,雖然30項手術是輕微手術,佔私家醫院很大病人比例,但始終不是全部,其他病人怎辦呢?」

馮康希望改變私營醫療既有的逐項收費模式,倘若中大醫院成功推行受保的定價制度,無疑對中產人士有一定吸引力,但或會與其他私家醫院造成惡性競爭,惟他笑言從不視對方為競爭對手,而是合作夥伴,希望可結合力量,改變現有系統。

「如一起互相學習,將病人從醫管局吸出來,令他們安心在私家醫院取得服務,無須依靠公立醫院,對大家都有好處。」

非欠政策措施 而是執行未到位

多年來,本港公私營醫療失衡、發展滯後,香港的醫療發展亦似乎毫無進寸,墨守成規。曾任職醫管局逾30年的馮康卻認為,由上世紀90年代至今,每一任政府皆推出醫療融資諮詢文件,推行不同改革措施,如公私營合作計劃、長者醫療券、自願醫保計劃、推動港怡醫院及中大醫院作為特別的醫療服務提供者等,以達致平衡,只是成效不彰,公院依然迫爆,醫護人員仍然叫苦連天。

馮康醫生認爲政府多年來推行了不少醫療措施,惟部分政策實施不到位。
馮康醫生認爲政府多年來推行了不少醫療措施,惟部分政策實施不到位。

「關注點在於,沒錯,你有一個政策措施,但執行上的聚焦是否到位呢?如長者醫療券,之前被批抨用作配眼鏡、買補藥,未能焦聚於需要用的地方。政策能夠得到大家配合,才可達致系統性效果⋯⋯正如自願醫保計劃,必須港怡或我們的新式醫院服務模式配合,才可達到效果。」

欠協調機制 應加強公私營合作

馮康認為,人口老化及醫療成本上漲的問題,對全世界的醫療系統皆造成壓力,非本港獨有,「只是香港傳統上將公私營系統分割得太犀利,大家無法協調,感覺的壓力更加大,首要任務是要有協調機制。」

他指出,目前私營系統出現產能過剩的問題,在宏觀層面上,自願醫保或定價收費制度可協助平衡,惟實際服務層面上,應加強公私營合作計劃。「如以前推行過的白內障手術,成功將醫管局內的白內障手術輪候時間縮短,令很多人很快可做到手術。」他寄望各方可以開放的態度協調,作出相應的政策配套,以減輕公營醫療系統的壓力。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