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出來的領悟】時刻為病人做好準備 醫療發展不停步

【跑出來的領悟】時刻為病人做好準備 醫療發展不停步

運動何止是運動?它不但能促進健康,有時更可能帶來意想不到的裨益,例如香港大學醫學院內科學系系主任劉澤星教授,跑步便讓他嚐到失敗的滋味,卻也使他明白過度自信造成的苦果,並時刻提醒他,縱使努力未必一定會有收穫,但受挫後仍要繼續嘗試,就如醫人治病一樣,需要不斷的努力、堅持和嘗試,才會獲得豐碩的成果。

跑步如醫病 縱失敗不氣餒

劉教授由年輕跑到現在,「跑齡」不短,回想當初沒有認真對待跑步這項運動,就讓他遭受到重大挫折。「我以為長跑很簡單,自己一直有做運動,狀態算fit,所以初時有少許輕視了長跑,沒有做好準備。」他指當時完全不知道馬拉松是什麼,但自己練習時覺得挺簡單,「跑七至八公里仍覺輕鬆自在,馬拉松只是乘六倍,根本沒有認真了解自己的能力能否做到」。

不自量力的後果,就是第一次參加長跑賽事時,跑不完而被巴士載走,可說是一敗塗地。他說:「上巴士的當刻,真的好像生意失敗一樣。但這件事就讓我明白到,沒有做好準備、沒有足夠的訓練,便難以做好一件事。」

挫折沒有令劉教授停步,反而在學習和練習的過程中,慢慢愛上跑步,而這項嗜好亦帶來很多得著。「以往我到外地開會,沒有太多時間觀光遊覽,但跑步的習慣就讓我有機會一窺城市面貌,而且跑步也讓我認識了很多開朗友善的跑友。」愈跑得多,劉教授的感覺也愈多,而跑步的經驗不斷勉勵他,不會每次也得到成功。

「有時做好準備卻遇到意外或事故,如抽筋、扭傷或生病,但只要肯再嘗試便有機會成功。」劉教授覺得這與醫病有點相似:「病人不聽從醫囑用藥就如練跑不足,表現(病情)就會差了。所以我不時會與病人分享經驗,讓病人明白要控制好病情,平日是不能偷懶的。」即使每次治療也不一定可以治好,有時成功了卻又有副作用,但作為醫生仍會繼續準備和嘗試。

新藥價格不菲 有限資源下為病人創出希望

現時有不同的裝備或科學可以幫人跑快一點,醫療治病亦有很多具有療效的新方法,兩者的共通點是:昂貴。

「醫學的進步比跑步科學更為快速,藥物更有療效亦令病人的信心提升,依從性都會更佳,只是未必人人也能負擔。」劉教授覺得,新的治療或藥物價格不菲,實在各界設立機制,透過協商達致共同的願景,幫助有需要的病人得到所需治療。

劉澤星教授

「我相信不同的界別都是希望治好病人,而要做到就大家一起出力,包括醫生、藥廠、政府、機構,甚至病人都需要做得更多。」劉教授是關愛基金委員會的委員之一,每年都會審批資助引入新藥,「病人是最為被動亦最可憐,但資源有限無法幫助所有人,故需要仔細思量療效及成本效益,以作出決定」。

雖然昂貴的治療令部分病人無法負擔,但同時也激發了醫生的創意。「好似類風濕關節炎,新的生物製劑固然有效,但原來合併傳統藥物使用,療效可能都不太差,尤其是及早用藥,效果不遜於生物製劑。」劉教授更稱要反思是否要到用貴藥的階段才去治療,「有些癌症可以預防,例如不要吸煙、多做運動,就可以減少需要用貴藥的病人,省下的資源變相可以讓更多人可以用到新藥。」

從預防及基層醫療入手 推動家庭醫學發展

當年在機緣巧合下,劉教授進入風濕專科,行醫多年的經歷,尤其是面對人口不斷老化,醫療開始持續上升,最近又有疫情肆虐,他有另一番想法,直言若能「重新開始」,會選擇投身公共衞生(Public health)或家庭醫學,從預防及基層醫療入手,保障市民的健康。

「公共衞生是透過了解人的行為和習慣,找出促進健康的方法,從而減少病患。家庭醫學就可以更早介入及治療,阻延病情惡化而避免或縮短使用貴藥的療程。」他形容兩種專業就如「無名英雄」,未必見到即時效果,但十多二十年後就會見到成果。

劉澤星教授

當然時間不能回撥,但劉教授就透過另一個身份──香港醫學專科學院主席,投放對這兩個專科的期望,尤其是家庭醫學方面。他相信,要動家庭醫學的發展,需要建立一個強而有力的機構或網絡,例如是基層醫療管理局(Primary Health Care Authority),以提升培訓水平以及確保醫生確切執行家庭醫學的要點,並凝聚基層醫生的力量。

「今次疫情已經帶來不少的啟示,而未來可能再有威脅來襲,也因此醫專成立了災難防護應變教研中心,目的是協助各界時刻做好準備,隨時應對危急事故。」劉教授指早前進行的全民檢測,獲得醫護空前支持,醫專的培訓課程一出便滿額,日後仍可經由醫專或利用今次的經驗和人力,繼續推展基層醫療。

或許劉教授未能變身成公衞生學家或家庭醫生,但他依然會思考,如何能令醫療服務和專業更進一步,就如跑步一樣,不斷挺步,向前邁進。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