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治療進化論】癌症治療進步的同時 伴隨什麽問題?

癌症治療進化論

記得小時候經常有人說,「人生七十古來稀」,因而六十歲要「擺大壽」。可是近幾年連電視節目都進化說「長命百二歲」,甚至WHO也修改中年人的定義為六十歲。短短十多二十年間由本來六十歲可以慶祝大壽downgrade成為一個中年人,繼續有排捱, 因為大部份人都活長命了,相對變得年輕了,這情況確實有點好笑。隨著時代變遷,嚴重的環境污染,更多的生活壓力,理論上人類應該變得短命,所以我們絕對不能抹殺醫學的進步,直接促成人類生命的延長。當中癌症治療的進化速度, 每天都有新的數據去治療癌症,也使我們專科醫生對update自己感到吃力。

癌症治療日益進步 醫護人員工作量大增

還記得我初入行的時候,很多前輩分享以前腫瘤科醫生的日子非常好過,除了能準時放工,還有下午茶時間。因為一方面病人數量不多,另一方面治療效果也不顯著,很多病人用過一兩線的治療後已經沒有下一步的治療方案,因而不少病人只需跟進一段短時間即close file。隨著醫學迅速發展,治療成效越來越顯著,也越來越多新的治療適合病人。由從前一兩線治療後沒有下一步適合的治療方案,到現在第五、第六線甚至第七、第八線病人還繼續接受治療。由從前平均每位病人跟進半年至九個月,到現在跟進三五七年乃是等閒事。癌症病發率每年迅速增長,病發率高致使病人量更多,加上治療成效的改善使我們醫生需要更長時間,跟進每一位病人個案,所以我們的工作量在短期內以倍數上升。

醫患關係影響患者治療抉擇

面對大量工作,醫護人員的日子並不好過,但最近讓我們沉重工作以外百上加斤,就是湧現了很多針對西方醫學,其實在毒害病人的不同學說。病人透過不同渠道得知以西醫方法用藥後或使其死得更快,復發得更快,甚至說西醫只在維護自己利益而掩飾這些治療引起的問題。

其實作為西醫,我並非要辨護,我從不否認我在用毒去治病,只是我受過專業訓練,知道如何以適合的毒,以適合的份量來為不同病人處理病情。經過專業訓練,我們會坦白向病人及其家人分享並解釋所有醫學數據,包括治療成效及治療有機會引起的副作用。我絕對明白及可以理解,每一位患有癌症的病人及其家人,面對這不講道理的頑疾,有如熱鍋上的螞蟻,希望用最短時間尋求最理想——「成效最高,副作用最少的治療方案」。即使我們西醫的建議方案通過第一、第二、第三階段的臨床研究實證,得出可以針對某一疾病的治療方式結論,但對病人及其家人而言,我們提供的數據未如心中理想,甚或有機會面對大大小小的副作用,絕對令人感到非常害怕。

病人還可能聽過身邊人分享治療過程有多艱辛,又面對網上那充斥著針對西藥如何毒害人體的資訊,難怪使病人及其家人未開始治療已經感到無比害怕。當然有機會跟腫瘤科醫生問過清楚明白才開始治療的話,或會更令人放心。 相信大家都明白而且感受到病人數量其實很多,診所運作非常繁忙。尤其於公立醫院系統,莫說要醫生澄清有關治療上的謬誤,甚或連自己病情都未能向醫生詳細詢問掌握,醫患關係因而每況愈下,這或許是部份病人放棄選擇正規治療,改選如自然療法的原因。

具實證癌症治療提升存活率 成效不能抹殺

大部分自然療法的學說都是建議調節生活習慣,改善飲食,以及攝取不同份量的天然食物來達致防癌抗癌的效果。在我看來,這個做法的概念有如還原基本步, 將人類帶回從前的社會 ,壓力較少,模仿食物污染較少,抵抗力當然相對較好。但是,從前人類的壽命反而較短,所以我們不能夠抹殺現代西方醫學確確實實在延長人類壽命。我不否定改善生活習慣及飲食習慣,學懂與壓力說BYE BYE的話,可能還原基本步使病發率降低。因此,我不反對我的病人在治療抗癌的同時,於安全情況之下同步進行不同類型的自然療法方案,但我並不建議在缺乏足夠數據的支持下,尤其於未有第三階段臨床醫學數據,去證明某類型自然療法相比正規西方治療方法更有效的情況下,採用潮流興起的自然療法,取代正規西方治療方案。如此的話,某程度上等如扼殺了大家有目共睹,過去十多二十年醫學發展使人類壽命大幅增加的成果。

作為一個醫者,我的而且確為這件事感到心痛。以低質量的醫學數據,用斷章取義的方式,竟然可以包裝成比正規醫學更為有效的治療方案,當中原因肯定是我們做得未夠好,因為在這身患重疾的時候,不論病人還是其家人,都希望找到成功率最高而副作用最低的治療方案,所以他們或未能接受我們的老實說話。我們必需加倍努力,希望假以時日,提供更理想的治療方案予病人,我甚至希望有天醫學可以進化成預防癌症的境界,那我們就不用再糾纏如何醫病。我非常期待這一天的來臨。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