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醫學與自然療法

現代醫學與自然療法

上星期寶寶回大學上通識課,那是一節有關宗教與靈性的課,課中討論了不少融入了傳統醫學的自然療法,其中,導師做了以下的結論:「無法被科學證實並不代表就是假。自然療法是一種傳統智慧,只是無法被現代科學理解。把自然療法標籤成偽科學,是科學家對自然療法的一種打壓。」

對於他的結論,修讀科學的我不敢苟同,隨即與之開展了一場激烈的討論。當然,堂堂哲學碩士亦不會輕易被一個小小的本科生所說服,我們在課堂上的討論亦在一陣僵持中完結。

在回家的路上,我不斷反思自然療法愈趨興盛的原因。古印度的阿育吠陀、薩滿教的巫醫和驅靈、西洋的能量學與占星,我相信它們都蘊含著豐富的文化價值,盲目打著偽科學的旗幟去全面否定,亦無異於掀起一場文化大革命。可是,當現代醫學越趨成熟,人類平均年齡屢創新高、健康水平不斷提升之際,這些崇尚自然的替代醫學反倒大行其道,將尿療法、肝膽排石法、鹼性飲食、宇宙粒子治療的「療法」奉若圭臬,有人甚至用這些「傳統智慧」攻擊有數據實證、經過的同儕評閱的現代醫學研究,反對大眾使用藥物治療或是接種疫苗,實在是令人悲哀。

自然療法這類替代醫學的擴張,很大程度上是源於民眾對於現代醫學的一些誤解。有見及此,寶寶希望用以下九點,釐清大眾對於現代醫學的迷思,以及自然療法的主要問題。

一、融入科學系統的現代醫學:

人類的醫學發展淵源流長,早在千多年前人類不同的部落都建構出自己一套的醫學系統,但這些系統大多都不成熟,例如將一些巫蠱或神鬼的元素混合其中,就算偶然能藉着試中糾錯(Trial and error)的形式找到個別疾病的治療方法,但其解釋大多都不準確,有時,更會將功效訴諸宇宙能量或是無法被偽證的超自然作用。古代醫學與現代醫學真正的轉捩點,在於科學精神與醫學融合。醫者不再以個人的主觀感受或是超自然的方法作診斷和治療,而是以科學求真的精神、符合道德倫理的臨床研究、有大量數據分析支持的結果、以及歷經同行審閱的研究報告作為基礎。

二、嚴謹的臨床研究系統:

能夠被主流醫學界廣泛接納的醫療方法,不論是藥物或是療法,全都經過嚴謹的臨床研究評估。研究會分階段進行,經獨立的醫學委員會根據數據作功效和風險評估,逐步將研究的醫療方案逐步擴大人口和年齡層,在過程中不單單研究醫療方案的益處,更要清楚研究其潛在的副作用,倘若研究期間出現任何無法預計的副作用發生,臨床研究就會立刻終止,直至科學家/ 醫生能夠完全釐清副作用與研究醫療方案的關係為止。當研究完成,研究結果亦會全面刊登於期刊中,接受同儕評閱。這是以個公開透明的過程,任何人都可預覽、質疑、挑戰這些研究內容和結果。

三、無法證明科學的「成功案例」:

自然療法的提倡者常會以有成功案例自居,並以此證實自然療法有科學實證(scientific),但這亦是一個錯誤的觀念。科學不單單講求個別實例,我們更有一個重要的原則:「再現性」(reproducibility),意即同一個理論能夠在不同的情況下,由不同的人,得出相同的結論。倘若你鬆開手握著的蘋果,無論你是什麼年紀的人,站在地球哪一個位置,放手時是早上抑或黑夜,蘋果依然會向下掉落,這就是地深吸力,這就是再現性,這就是科學。一個合乎科學的醫學理論亦是同樣的道理,我們拒絕功效不穩定的理論或是療法。

姑且假設自然療法的成功案例是真確無誤,但究竟這方法能否在不同的年齡層都奏效?有那些長期病患者不能接受這療法?這方法有什麼潛在的風險?當你向自然療法的提倡者提出這些問題,他們大多都無法給予一個真正的答案你,因這些療法都沒有經歷過嚴謹的臨床研究評估。

四、現代醫學的格言:

現代醫學不否定傳統智慧,但不會不求甚解地以傳統智慧治病,我們需要理解成功案例背後的原理,因每個病人的病歷都不盡相同,絕不能單憑個別成功案例就廣泛使用某理論治病。一如醫學院學生都熟悉的格言:Primum non nocere(Do no harm),醫者不能因自身的愚昧為病人帶來傷害,這是現代醫學基本的原則,這亦解釋為何現代醫學在一般情況下都不會胡亂處方未有科學實證的療法於病人,更不能因為一句「傳統智慧」就使用這些偏方,一切都要以嚴謹的臨床研究為基礎。

五、胡亂扣上因果關係的替代醫學:

假設有科學家發現,在越多人購買黑糖珍珠奶茶的日子,城市的犯罪率亦會提升。如果政府根據這個研究下令禁止販售黑糖珍珠奶茶,你會支持嗎?相信聰明的你一定知道,單憑這兩個數據不能證明黑糖珍珠奶茶就是人們犯罪的原因,更遑論要根據這個研究禁止販售黑糖珍珠奶茶。
珍珠奶茶的例子或許滑稽,但這種胡亂詮釋數據方法卻是替代醫學經常使用的誘騙伎倆。當中最經典的例子,莫過於將疫苗接種和自閉症扣上了毫無實證的因果關係。自然療法的支持者近年把自閉症確診數字上升歸因於疫苗接種,慫恿家長不要為小孩子接種疫苗。這些危言聳聽的話更令一些上個世紀末已逐漸消失,有機會引至小孩子終身殘廢甚至死亡的疾病(如麻疹、小兒麻痺等)在社區死灰復燃。早陣子美國已經有社區的家長因為誤信了這些不負責任的鬼話,社區發生了麻疹的小型爆發,孩子染上這些本可避免的疾病,造成無可挽救的傷害。

六、自我感覺良好不代表有效:

在特定的情況下,病人即使被處方沒有實際療效的安慰劑,依然能感受到健康逐漸改善,那怕療法本身跟本沒有任何功效,因為病人深深相信療法的效能,這是信念的威力。這就是醫學上的「安慰劑作用」(placebo effect)。對於一些心理的健康問題,或許能用得上安慰劑作用,畢竟心病還需心藥醫,只要能夠改善到病人的心理狀態亦一試無妨。但倘若安慰劑作用配上治療慢性疾病後果卻可大可少,病人或許能在「治療」的過程中自我感覺良好,但病患實際上沒有任何改善,更重要的是,病人誤信了自然療法而耽誤了真正有科學支持的治療方法,最好後讓病情惡化到無可救治的階段。這些例子只要上網隨便搜尋一下都能找到,無不令人惋惜。

七、站不住腳的「現代醫學霸權論」:

科學是一套驗證知識的系統,其存在就是要牽起辯論,藉不同學者再以可驗證的數據和證據相互較勁,透過反覆觀察和實驗加以驗證。在這套系統裡中,錯誤的學說會被推翻,只有經得起挑戰理論才能夠屹立不倒。哥白尼的日心說、達爾文的進化論、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它們有誰不是從一片激烈的爭論中崛起,後加以驗證,最後成為真正的科學理論?亦正正是因為現代醫學融入科學窮根究底的精神和嚴格的驗證系統,我們才能夠找到治癒過往人類一直無法戰勝的疾病,如肺結核、麻疹等;過往的不治之症,如愛滋病、癌症,都逐漸得到控制。如果說融入科學精神的現代醫學是一種霸權,那們它的霸權一定就擊破迷信的勇氣,以及對真理的執着。

八、重視飲食作息的現代醫學

不少自然療法的提倡者片面地將現代醫學標籤成「只會用藥開刀打針的醫學」,並以此抬舉自然療法的「天然」,但這種理解亦是相當膚淺。事實上,現代醫學相當重視人們的飲食和作息,筆者在大學就讀營養學,所學習的正正是透過科學的方法研究改善飲食達至健康,這亦只是現代醫學其中一個主要的範疇,試問現代醫學從何時變成了「只會用藥開刀打針的醫學」呢?更甚者,現代醫學所用的手術或是藥物全都不是胡亂開出的,它們都是根據病人的需要(medical necessity)而處方,更談不上是為了害病人,這點絕不能偷換概念。

九、捍衛自身健康的責任:

自然療法的提倡者誤導大眾固然有無可推搪的道德責任,但大眾亦有一定的責任捍衛自身的健康。事實上,有不少大行其道的自然療法的問題都顯而易見,透過喝尿吸收尿素以祛病保健的尿療法,或是將橄欖油生吞下肚的肝膽排石法,只要稍稍用一下常識,其實都不難發現這些「療法」對健康的風險。但可悲的是,有為數不少的人放棄了他們思辨的能力,不求甚解地跟隨這些所謂的療法。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不理解的地方就向真正的專業人士求助,這是我們每個人保護自身健康的基本責任。

後記:
自然療法的盛行,並非一朝一夕之事,而當中不少自然療法更被高學歷人士所宣揚,期間還要不斷散播有關現代醫學的陰謀論,如「疫苗接種是藥廠的陰謀」,「傳統療法的復興會衝擊現代醫學的利益集團」,對於這些無稽的謊話,筆者已經感到厭倦,但它們卻是實實在在的威脅大眾的健康,有時更造成致命的傷害。

當然,現代醫學絕非完美,相比起精妙的人體結構,我們對其認識依然是渺小,有很多疾病的成因依然不被我們理解,但現代醫學公開透明的臨床研究以及一絲不苟的科學精神,的確改善了人類的整體健康,整體壽命亦得以延長,透過有系統的研究,過往很多傳統療法無法處理的疾病變得可治癒,不少不治之症都逐漸變得可控可防,現代醫學的發展功不可沒。在這個假資訊橫流的時代,政府又不規管不教育不檢控不作為,大眾需要時刻保持一雙雪亮的眼睛,捍衛自己的健康,絕不能被偽科學的巧言令色所矇騙。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