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由被判死無得食到頻頻外遊日食五餐 晚期大腸癌患者重燃生存希望

相關文章

醫學不斷進步,癌症亦由絕症變成可治的病症,例如患有晚期大腸癌的江女士,本來已被判「死刑」在寧養病房「等死」,最終在家人全力支持下找到一線生機,現正以國家科研新藥「呋喹替尼」治療,令病情大有好轉,可以與家人外出旅遊,又可以跟朋友打麻雀,更重要是可以享受美食,天天快快樂樂過日子。

江女士今年67歲,與很多基層市民一樣,靠勞力掙家計。她本來任職製衣,後來行業式微,轉到飲食業做洗碗工。在2017年,她出現腹痛及消瘦的情況,看過幾次醫生,亦懷疑自己可能患癌,但當時醫生指其沒有患癌,她亦沒有再跟進。

晚期才發現患病 幾經治療無好轉

直至某天她到銀行排隊期間突然暈倒,醒來後在女兒陪伴下到明愛醫院求醫,檢查發現她患上大腸癌,並已進入第三期。當時醫生立即安排她接受手術,但手術後一個月,開刀的傷口長出肉瘤,並且不斷增大,後來確診是大腸癌擴散,屬於第四期,不能以手術切除。

期後江女士被轉到另一間大型公立醫院跟進治療。她憶述當時有用過不同的治療,亦不斷轉藥,但治療反應不算理想,「有食標靶藥,無效又轉另一隻,個病都是繼續擴散,腹部腫瘤亦都更大,隨時會爆」。到2020年,她的病情未有好轉,醫生更指「無咩好做」,當時她感覺猶如被判死刑,並被轉至另一間醫院的寧養病房。

這時江女士對於是生是死沒有太多的擔心,並說自己內心保持平靜,認為人始終有一死,所以便順其自然,但在寧養病房最讓她難以忍受的是「無嘢食」。她說:「可能醫護怕我食東西後糞便出不了來就要做手術,故此一直沒有派餐或餵營養奶,成個人瘦到如猴子(Monkey)一樣。醫生更明言我無得醫,腫瘤爆破都不會做急救。」

瘦如猴子 被當是丈夫老媽

江女士亦坦言,當時看到鏡中自己的臉容完全是「死人咁樣」,當時的外貌更被誤當是丈夫的母親,可想而知其病況之嚴重,人亦如風中殘燭。其實,當時其丈夫也苦不堪言,整日以淚洗面,連江女士九十多歲的家翁都因為媳婦的病況而情緒低落。

看到媽媽在病床上似是等死,女兒心裏不忍亦不甘心,於是在朋友介紹下向私家生求助。結果由「無咩好做」,變成可做手術及其他治療,令江女士由在病床上等死,到可以逃離地獄,回到家中。

不過,江女士的病情仍需要藥物治療,到去年中醫生建議並願意協助她申請「指定用藥」,以便使用獲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上市且已納入醫保名冊的「呋喹替尼」(FRUQUINTINIB)去控制病情。然而,受疫情及封關等因素影響,江女士到去年初秋才成功獲得藥物使用。

「呋喹替尼」療效遠超預期

使用「呋喹替尼」後,江女士的病情明顯好轉。「以前的治療,令到食物無味,周身都痛,但用這藥後,回復胃口,一日可以食四、五餐,又沒有大副作用,體重增加了不少,人也變得更加精神。」其實治療也令江女士雙手的皮膚出現輕微龜裂及痕癢,但她覺得與癌症受到控制、腹部腫瘤日漸細小相比,可說是不值一顧。

這幾個月來,江女士不只每日繼續安享兒孫之福,更可以享受口腹之樂,品嚐各式美食,身體狀況亦不斷好轉,可以四出活動,例如回內地旅行,與朋友搓麻雀,又時不時與丈夫到郊外露營,正計劃在女兒陪伴下到台灣旅遊,反映藥物治療見效。

江女士的盼望:讓其他人也可以受惠

病情走勢向好,腫瘤亦逐漸縮小,江女士形容自己「好活潑,日日周圍走,不說出來無人知我有病」,生活復常之餘,更重要是與最愛的丈夫、子女及孫兒共聚天倫。但始終醫藥費用的負擔不輕,故她希望這些有效的新藥可以盡快獲得註冊,政府能夠納入安全網及提供資助,避免自己的病患成為子女的重擔。

她認為,「呋喹替尼」等國藥是國家科研的成果,而香港都是中國的一部分,不理解為何港人無法使用,更直呼「唔公平」,並稱若新藥可以盡早註冊則可以讓更多末期腸癌病人也能受惠。

1條評論

  1. 我太太前兩年子宮內膜癌,做全子宮切除及化療4針,上年七月復發,發現有幾粒腫瘤,即做減滅手術,及六針化療,之後完全康復,但今年4月再復發,檢驗無PDL1抗體,現在用keytruda加Lenvima免疫冶療,請問還有什麼新藥可用,怎樣申請(指定用藥)請幫忙回覆,感恩🙏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新文章

編者的話—寫於醫理說五週年

醫理說已經成立了五年有多,回望過往五年,我們引發並推動了各界對於不同醫療政策和社會議題的討論,這一點成功,絕對要歸功於我的恩師前輩N,與我攜手經營這個平台。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