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多謝盧局長逐步實現我們共同的夢想

相關文章

Mr Sugar
Mr Sugar
Mr Sugar 又名 Norman。人到中年擔心糖尿病上身,留學回港加入世界首屈一指的跨國製藥公司做起,在醫藥界打滾數十年,在業內算有小成。直至疾病找上來,自省吾身,毅然發現最喜歡的工作都是推動醫療發展及健康教育,從另一個角度去「醫」人。 踏入五十九,不外乎健康, 工作再做下去終有一天要退下來,思想行為也開始調節。香港是福地,我們有優良的醫護專業人員,生長於醫護家庭, 受影響下也從事醫藥健康教育工作, 第一份工作消委會, 專責醫療健康產品及服務,解答研究消費者對產品及服務疑問,毎月在選擇月刊篇寫醫療放大鏡。 之後加入跨國科硏製藥企業, 每天也和醫生、藥劑師及醫護人員結下不少醫緣。 父母在深水埗基層社區行醫提供醫療服務數十年,妹妹也在父母的醫務所內行醫,我問人生追求的是什麼?有什麼可以回饋社會? 生老病死,我也在經歷,健康的價值,銀行裏的財富幾多才是夠?2022年12月,讓我再我看透了一些,天父給我開路給我很多... 一起推動,一起學習!

大家還記得我在七月向大家提及自己有一個美夢嗎?就是香港設立「香港藥物及醫療器械監督管理中心」(Hong Kong Centre for Medical Products Regulation, CMPR),由自己的專家審批各類藥物的註冊申請。糖糖曾經以為這個夢只是一個春秋大夢,落實無了期,誰知原來在醫療衞生局局長盧寵茂的領導和推動之下,這個夢已經開始變成現實了!

多年以來,藥物需要得到2張來自32個指定地區發出的藥劑製品證明書(CCP)才能向衞生署申請註冊,當中並不包括中國。這個第二層審批制度行之已久,好處當然是慳水慳力,但壞處就是受制他人,別國不用我們就用不到。有時見到有些很好很有效的藥,就是制度的限制,導致多年都未能或沒有註冊,本地病人要用便十分困難。

這個藥物註冊制度幾十年也沒有改動,直至現屆政府上場,熟悉本港醫療制度弊端的盧局長上場,才有了轉機。不過,坦白說,盧局長推出第一步時,即將CCP增加至36個指定地區且涵蓋中國時,我仍然有很大的質疑:「單是加CCP有鬼用咩?都重要一張外國CCP,你估真係咁易攞咩?」

當我仍然失落於註冊制度落後的時候,突然又有了希望,覺得夢想落實有期,就是盧局長接受傳媒訪問時提到正研究設立一個類似美國FDA的香港MPA機構,負責自行審批藥物註冊,不再依靠外國審批許可,從而加快藥物審批流程,以及協助將本地及大灣區的科研發展和成果實體化。

然後,很快第二步也來了:特首李家超在十月的施政報告中提出「1+」機制,主動加快審批治療嚴重或罕見疾病新藥的註冊申請。這一步在我看來,是自行審批的過渡性做法,讓部門及專家慢慢建構及發展適合本地的審批指引和流程。

但最令我喜出望外的是,「1+」機制的超高效率。原本業界以為,即使有新機制,但最少都要五個月才會有審批結果,因為以往有兩張CCP、毋須自行審查,都要經過不短的日子才批出申請。而今次衞生署的「1+」申請審批,只用了一個月多一點,速度之快效率之高,絕對是打破過往的歷史。

其實,這次快速取得審批的是由和黃醫藥自住研發的晚期大腸癌標靶藥「呋喹替尼」(Fruquintinib)。在香港,它是剛落地的新藥,實際上它在2018年已於內地使用,也包括在國家醫保,並且獲本地註冊前一個月已經通過了FDA審批,最後本港大腸癌病人到今日才終於能夠正式使用。

今次衞生署快速完成審批,背後自然有盧局長的鞭策,也可能盧局長也聽到病人的心聲,而且他更明白廣大病人心中的渴求,所以衞生署配合局長的速度,很快手便完成審批。

糖糖見到國家科研新藥終於在香港註冊,確實非常感觸,心情十分複雜,既開心又不忿。因為我在醫藥界工作幾十年,看到很多不為人知的情況之外,也因為步入中年的糖糖,亦已經成為了病人N,令我更加體會到病人對於藥物治療的盼望和需要,看到有些具療效而又價廉、亦即局長提及「better and cheaper」的國家創新藥物,明明已經在內地用了多年,香港人卻只能望藥輕嘆。

上任一年多的盧局長,在藥物註冊這一環,交出一份亮麗的功課,對於他訂下要建立本港CMPR的 KPI更投以100%的信任和支持。多謝盧局長,幫我實現我們的夢想!

事實上,改革醫藥註冊制度,重掌話事權,不只對病人有好處,亦有助推動本地的創科研究發展。我作為科研界的一份子,更加感激局長為正在就讀生物科研的本地學生打造了一條康莊的未來發展之路。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新文章

【慢病共治計劃】病人都需要進修?甚麼是病人專家?病...

醫衛局推出《基層醫療健康藍圖》及《慢病共治計劃》,為45歲以上人士篩查糖尿病及高血壓。筆者建議下次修訂藍圖時可加入病人專家的意見,出謀優化醫療政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