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大灣區醫療融合】北上求醫是好是壞? 肺癌病人關注組北上直擊港大深圳醫院

相關文章

肺癌病人關注組
肺癌病人關注組
肺癌已成為香港最常見癌症,亦是癌症中的頭號殺手,據香港肺癌資料統計中心2020年的數字顯示,肺癌奪去約四千性命,當中不乏不煙不酒的人士。此外約六成的肺癌病友確診時處於四期,情況令人非常擔憂。香港過去沒有專門的肺癌病友組織,本會的成立目標在支持病友面對疾病、提倡引入最新檢測及治療及提升大眾對肺癌的認識。

自從疫後通關,港人北上消費已成為大趨勢,購物、覓食及玩樂之外,求醫問藥亦是港人北上的目的之一,原因是內地醫療服務及藥物均比香港便宜一大截,尤其是一些抗癌藥物只及本地價格的兩三成。但你可能會擔心,內地藥價平,服務質素又是如何呢?肺癌病人關注組十分明白大家的想法,於是就由召集人吳樂文帶同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直擊探訪位於深圳福田區的香港大學深圳醫院,由此一窺內地醫療服務的水平。

香港大學深圳醫院在2012年開業,是內地三級甲等綜合醫院,亦為廣東省第一批高水準醫院之一,質素可謂有保證。對於關注組而言,最有興趣的自然是腫瘤科服務,而今次接待關注組的正是港大深圳醫院副院長、臨床腫瘤中心服務主任李詠梅教授。

李教授細心介紹港大深圳醫院的背景,指該院銳意發展成為國際前沿醫療中心,一直以來推行多項措施去提升服務質素,包括打包收費(類似本地私家醫院的套餐收費)、拒絕紅包、重視醫患互信及暴力零容忍。

至於關注組關心的腫瘤中心更提供一條龍服務。李教授表示,該院盡力引入最好及最先的放療設備,以及透過高關懷設計,令病患得到更好的照料。除了儀器先進,病人亦毋須久等便可開始檢查及治療,例如在本港公立醫院輪候做腸胃鏡檢查往往需時數以月計,在港大深圳醫院大多只須一日至一星期,而癌症治療也大多可以在一至兩星期內確定及開始。

吳樂文作為病人的代表,最緊張是香港人到港大深圳醫院求醫需要做哪些準備。李教授回應稱,任何人包括港人都可以預約到醫院求診,收費亦與內地居民一樣,但就需要提供一個能夠聯絡的電話。該院分為公家及私立的國際醫療中心兩部分,前者收費受到國家嚴格監管,並適用國家醫保;後者則參照本港私院收費,亦可選擇心儀的醫生就醫,可享用內地藥價,但不能使用國家醫保。

她直言,見到愈來愈多港人到該院求醫,特別是部分進口藥物經由國家採購,價錢比香港平得多,但她強調,該院需要先評估病人的情況才會開藥,因此若病人計劃到該院求診,便要帶齊所有病歷,讓醫生判斷所需的治療,而病人接受診症或出院時會獲得一份包括診斷及用藥等病歷記錄,方便病人回港或日後就醫使用。目前兩地未能透過醫健通查閱病歷。

現時港大深圳醫院提供2000張病床服務,待第二期建成投入服務後,病床數目將增加至3000張。李教授表示,該院提供醫療服務的同時,亦致力推動中國醫院評審國際化,將結合三甲醫院評審及國際需要形成一套符合中國需要並接軌國際的評審標準CIHA,以評審及考醫院的質素,通過評審即證明醫院水平與經國際評審機構認證的外國大醫院看齊。早前醫院管理局已公布將推動以CIHA評核公立醫院的水平。

當然,北上求醫也需要一定的體力。關注組一群人從香港出發經落馬洲到深圳,然後乘搭地鐵到達九號線的深圳灣公園站,在D1或D2出口步出,便是香港大學深圳醫院的門口。由關口出發到醫院花了近三十分鐘,期間需要換乘不同線路,要花一點腳骨力,打車可能比較慳時間及省體力。

若計及由居所出發,來回一趟港大深圳醫院可能需要三至四小時,體力不足或身體較弱的病人,坦白說確實未必能夠承受,行程亦宜有人陪同才好。

步出深圳地鐵九號線深圳灣公園站D1/2出口,便已經見到香港大學深圳醫院的大門。

走入醫院的大門,左邊就是收費處,右邊則是等候取藥的地方。

在收費處與取藥處之間的位置,有一個為參與醫管局深圳就醫先導計劃病人而設立的諮詢站,她們可以幫助你解釋各種疑難。

肺癌病人關注組是關注的就是腫瘤科服務,今次便參觀了醫院樹華臨床腫瘤放療中心。

放療中心的接待處相當寬趟,沒有香港最大的土地問題。

為了舒緩癌症病人的情緒,放療中心設計了一個生命之鼓,鼓勵他們迎難而上克服病魔。召集人吳樂文當然要敲一敲以示勝利。

放療中心有三部放療儀器,包括新一代的螺旋刀放療系統(Tomotherapy)。醫院第二期落成後更會添置更多儀器。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新文章

北上求醫成唯一活路?過來人提三大訴求 盼癌症同路人...

部分新藥價錢高昂,一河之隔的深圳便成為不少病人的出路,吸引愈來愈多人北上就醫。有受惠過國家低廉藥價的過來人提出三個訴求,希望能讓有需要的人得到所需的治療。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