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潘智文醫生

潘智文醫生畢業於澳洲亞德雷德大學醫學院,在1996年加入香港伊利沙伯醫院臨床腫瘤科服務,並獲取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丶英國皇家放射科醫學院院士丶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及英國卡的夫大學舒緩醫學碩士等名銜。潘醫生亦曾任香港浸信會醫院臨床腫瘤科顧問醫生,現時私人執業。

絕境不絕望 為癌症病人燃點生命希望

回想畢業當年,潘智文醫生憶述癌症仍然是藥石無靈的不治之症。「當時跟病人相處的時間非常短暫。以一個肺癌新症為例,或許今天才跟病人第一次會面,但是三個月之後巡房已經看見他臥在床上,徘徊於生死邊緣。」既然知道癌症無藥可醫,為什麼還堅持選擇修讀腫瘤科?

治療癌症二十年 抗癌的過去與未來

潘智文醫生加入腫瘤科超過二十年,見證著近年腫瘤醫藥一日千里的發展,由歷史悠久的化療藥物、放射治療,以至近年蓬勃發展的標靶藥物和免疫治療,每一種新療法都為更多癌症病人燃點生命的希望。有見網上資訊繁多,潘醫生更與其他醫生合力撰寫書籍,希望為病人及公衆提供精確的實用資訊。對於癌症治療手法,潘醫生自己又有什麽獨特見解和心得?

健康資訊氾濫 如何增添醫患互信?

現今資訊發達,普羅大衆從不同途徑都能夠接收到醫療健康資訊。被問到是否越來越多病人因爲堅信網上資訊而挑戰醫生權威,潘智文醫生表示,情況實屬少數。「病人的家人通常因爲出於關心搜集更多資料,但是對所有治療方案、藥物都瞭如指掌的只佔少數,依我觀察大概佔10%左右,絕少病人會自己主動要求進行某一類治療方案或處方某一種癌症藥物。」

最新文章

癌症病人需要的「好agent」

一份保障全面的醫療保險對癌症病人十分重要,但也不可輕視保險代理的角色。過去為癌症病人服務的過程中,我留意到處處為病人著想的「好agent」通常都有三個特質。

【「疫」景自強】除了前線醫護 要感激的還有他們

香港醫療界可謂「疫」景自強,但無可奈何地,仍然有許多長期病患者受到疫情影響,尤其癌症病人,就連去復診和取得處方藥物亦困難重重。在人手不足問題持續、政府的醫療撥款增幅不到位的隱憂底下,醫管局如何為癌症患者有效地持續改進臨床腫瘤科服務呢?

買了醫療保險 = 安枕無憂?

你有購買醫療保險嗎?是否以為自己買了醫療保險便可一勞永逸,即使患病也不用擔心住院開支?私營治療費用可逾百萬元,你手頭上的保險又是否足以應付開支?

肛門癌數字有增無減 原來與HPV病毒有關?

HPV病毒除了會於子宮頸潛伏,亦有可能於肛門伺機增生,繼而演變成肛門癌。過去20年肛門癌個案有增無減,本文為你解釋肛門癌的高危群組、篩查及預防方法。

【電療教室】公立和私家如何選擇?IMRT、VMAT...

公立和私家醫院使用的電療技術有什麽分別?選擇於哪裏接受電療時又有什麽考慮因素?本文簡單介紹IMRT和VMAT電療技術,並探討公立和私家醫院的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