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Notes of Vyanne

不想寫太多醫科見聞的醫學生 想寫一點生活、一點故事、一點隨想、一點哭哭鬧鬧、能褪掉一點傷春悲秋,多一點直白就更好。

精神科札記(二):死的權利

任你是抑鬱症、躁狂、精神分裂、人格分裂,醫生一定會問:有想過自殺嗎?有想過傷害他人嗎?某婆婆因一次企圖燒炭自殺而住院。被救起時,她表示自己很想死,自己逐漸老了,失去工作,開始有一些關節的毛病,長期疼痛;吃不下,睡不好,清晨睜開雙眼時找不到希望;對一切事都失去興趣,就連自己喜歡的社交舞也荒廢了三四個月...

精神科札記(一)

在青山醫院的精神科度過了七七四十九日,能窺探高牆下的一切,是醫學生的特權。精神病所為之「心魔」,因為精神病一直被認為是心病,病源於心,該能隨心控制。不過,精神病跟所有病一樣,有scientific basis。如抑鬱症,源於腦部的海馬體在長期受壓下,分泌了更少的血清素,並非單單是病人自己「想不開」而已...

風塵裡

我對性工作者從來沒甚麼先入為主的觀念,對於不同的想法也很能夠接納。機構的理念是「性工作也是工作」,初來的我抓一抓頭。我想了很多問題,例如她們究竟在想什麼。例如社會上的這一群人究竟站在怎樣的一個角色裡,例如在一個女權越來越受重視的社會裡,這樣的工作究竟是貶低女性,還是女性平權、不受傳統思維束縛的彰顯。

如常地難捱的星期三下午

醫科生的生涯踏入第五年。上年是進入臨床學習的一年,整天在醫院進進出出。這一年內見的病人,比頭三年多了好幾倍。不過見的病人越多,忘記的也越多。雖然如此,每當靜下來回想,有幾個病人的樣子總會浮現在腦海。不知道他們現在怎樣呢?還在仰臥在床上呆望天花上風扇嗎?如無意外,應該脫離一切痛苦了吧...

關於在最適當的時候死去

這天經過病房,聽到一些似曾相識的嚎哭。這才發現我二十二歲的這一年,這麼近距離地目睹過兩次死亡,近距離得只要屏神靜息,就能聽見死神一步一步的腳步聲。兩次的死亡有一點不同。一是外公因中風在醫院過身,二是我相處了十二年的小露比在接受半年的化療後,因淋巴癌死去。在醫學倫理課堂中,我們學習關於死亡。醫生說,死亡是一個過程,而非一個既定時刻...

最新文章

【香港醫療系統】NGO可成公私營醫療合作橋樑 為公...

面對人口老化的挑戰,有醫生提出透過適當的政策促進公私營醫療合作,將部分公家醫院的病人引流到私營市場,為岌岌可危的香港醫療系統提供一條出路。

癌症病人如何選擇化療導管?醫生分析Port、PIC...

一些需要長期接受治療的癌症病人來說,只是抽血或「打豆」已經為他們帶來莫大的心理壓力,本文由醫生講解兩種常見的化療導管裝置——Port和PICC,讓病人減輕對「打豆」的恐懼。

【營養師vs營養學家】兩者角色大不同 病人尋求營養...

不少病人都搞不清註冊營養師和營養學家有什麼分別,若病人希望尋求專業的營養意見,以制訂出適合的飲食計劃協助治療,該尋求誰來協助呢?

生命的意義

人生有什麼意義?這問題或許曾在你的腦海中閃掠過,但在那無憂無慮的日子,你甚少會認真思索筒中的答案;但對於承受著百般煎熬的人來說,這答案卻顯得無比重要。

【癌症藥物資助】絕路中獲資助延續生命 圓遺願見證子...

今次送走一位相識了25年、因肺癌末期去世的舊同事。雖然結局傷感,但至少他在肺癌藥物的幫助下多活了幾年,圓遺願見證子女畢業,而這也要多得關愛基金的資助,讓他使用一些具有療效但未納入資助的新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