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Notes of Vyanne

不想寫太多醫科見聞的醫學生 想寫一點生活、一點故事、一點隨想、一點哭哭鬧鬧、能褪掉一點傷春悲秋,多一點直白就更好。

那些不確定的事

打第三支化療針了。代表的是你由病倒到現在,足足已有三個星期有多。日子總是充滿變化。由我在你的胸口摸到鵪鶉蛋大小的淋巴,到你直直地撞到牆上,到我以為要接受你的世界沒有了陽光;開始化療的時候、你在街上暈倒送急診的時候、嗅到麵包卻沒有連跑帶跳走來的時候、肚瀉到要直衝出門外的時候……每一刻,我都再三提醒自己,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偷來苟活的時光。

世界怎麼了

不知道甚麼時候,世界變得有點荒唐。生命好像可有可無。死亡、罪案總引來很大的風聲,但雨點比預期中小。微風在湖面上泛起一朵漣漪,蕩漾一下而又散去。某地方的小學生從高樓上跳下來,某國的線上遊戲誘人自殺……一些想得到的想不到的,明白的不明白的,都在這個時代一一發生。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