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編輯推薦

【腦神經科系列】醫生中場指揮 治療中風需攻守得宜

常説救治中風病人需把握治療黃金期,節奏可謂比足球場上更加緊凑。腦神經科專科醫生的角色好比中場指揮官,節奏須拿捏得宜。按此閲讀韓方光醫生的故事。

【腦神經科系列】跨專科合作 治療中風的第十二人

足球講求團隊合作,治療中風患者亦然。按此閲讀腦神經科專科韓方光醫生的專訪,了解跨專科合作如何拯救中風患者。

舊「病」重提 沉寂多時的傳染病為何回歸?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微生物學系系主任陳基湘教授解釋,傳播性高的疾病可經空氣傳染。「所謂空氣傳染是就算沒有與病者有任何身體接觸,只是與他處於同一個車廂或同一個教室,都有機會被傳染。」雖然可經空氣傳播的疾病並不多,但近來出現爆發潮的麻疹就是其一。為何沉寂多時的麻疹會捲土重來?

基因組計劃:破解人類基因密碼 找尋健康金鑰

近年隨著技術飛躍,基因排序的時間金錢成本雙雙降低,奠定了基因組學在主流醫療中的潛力。在港府最近發表的施政報告中,亦宣布撥款推行「香港基因組計劃」,透過獲取本地人口的基因組數據促進基因組醫學。那麼此計劃對臨床醫學有何益處、期間又會面臨哪些挑戰?待中大醫學院副院長(研究)盧煜明教授為我們娓娓道來。

抗拒疫苗成全球十大健康威脅 誓作流言終結者擊退「反疫苗」聲音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早前公佈的2019年全球十大健康威脅,其中「全球流感疫潮」排行第三,但第八卻出乎意料的是「抗拒疫苗」。的確,以流感疫苗為例,雖證實有效,但其覆蓋率仍然不高,更有「反疫苗」的聲音出現。有見社會上流傳大量錯誤訊息,疫苗學堂召集人麥肇敬醫生誓要作流言終結者,擊退「反疫苗」。

【莫樹錦教授專訪】成功兩大法則 活出豐盛人生

除了上班工作,你會怎樣定義你的人生?不時有報導指香港的工作時間冠絕全球,打工仔抱怨時間被工作填滿,除上班工作以外,生活只落得一片空白,枯燥乏味。然而,細想之下,現實中卻不乏活得多姿多彩的人,除日常工作以外,還精通多個範疇,彷彿有用不盡的時間,一人分飾多角,同時演活幾段人生。說到樣樣皆精,國際肺癌權威莫樹錦教授可謂當中的表表者。

【莫樹錦教授專訪】能夠直面死亡 自能克服生活壓力

壓力在生活中無處不在,如何面對壓力,成爲活好人生的必修課。國際肺癌權威、香港中文大學擔任腫瘤學系系主任莫樹錦教授認爲,壓力與人生哲學密不可分,如何看待人生,將影響對壓力的看法。

【莫樹錦教授專訪】個人化治癌時代 抗癌科研何去何從?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腫瘤學系系主任莫樹錦教授致力肺癌研究,他開創的嶄新標靶治療方案,多年來惠及無數肺癌病人。今年10月,他更成爲首名獲歐洲腫瘤學會(ESMO)頒發「終身成就獎」的華人,對他的貢獻予以肯定。另一邊廂,免疫治療於近年亦發展迅速,今年兩位諾貝爾醫學奬得主便正正因為在免疫治療取得突破性發展而獲獎。那麽,既然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都為癌症患者帶來新希望,兩者又能否雙管齊下,進一步延長病人存活期?

最後道別的準備

隨着癌症年輕化,不少家長患上癌症時,子女只得幾歲,與《龍貓》中妹妹的年齡相若,假若世上真有能醫百病的玉米,相信他們會毫不猶豫地去採摘。可是,世上並沒有這樣一根神奇玉米。縱使作為醫生,希望家長和子女能有大團圓結局,但現實常不如人意,家長應如何為子女早作準備?

【腫瘤科護士分享.二】護士都有分專科?顧問護師大談專科發展歷程

癌症於過去數十年間發展一日千里,治療方案變得多樣化。因應癌症治療的轉變,護士的角色亦漸漸起了變化。在九十年代,專科護士(Nurse Specialist)已進入護理界職系架構之內,當時各癌症中心亦設有專科護士,為後來專科發展奠下重要的根基。威爾斯親王醫院臨床腫瘤科顧問護師麥素珊姑娘指出,他們的工作範疇已不限於住院及門診護理,亦包括患者的護理教育及症狀管理等。

最新文章

買了醫療保險 = 安枕無憂?

你有購買醫療保險嗎?是否以為自己買了醫療保險便可一勞永逸,即使患病也不用擔心住院開支?私營治療費用可逾百萬元,你手頭上的保險又是否足以應付開支?

肛門癌數字有增無減 原來與HPV病毒有關?

HPV病毒除了會於子宮頸潛伏,亦有可能於肛門伺機增生,繼而演變成肛門癌。過去20年肛門癌個案有增無減,本文為你解釋肛門癌的高危群組、篩查及預防方法。

【電療教室】公立和私家如何選擇?IMRT、VMAT...

公立和私家醫院使用的電療技術有什麽分別?選擇於哪裏接受電療時又有什麽考慮因素?本文簡單介紹IMRT和VMAT電療技術,並探討公立和私家醫院的分別。

醫者的跑步哲學-堅持就會看到最美的風景

2003年一場SARS風暴令腦神經科專科黃家星教授重拾跑步習慣。常言道人生像馬拉松,多年來黃教授便見盡病人為復康的努力與掙扎。閲讀文章了解他的故事。

【心靈都要防疫】做好與WARS 的長期作戰準備

是次疫情並非一場短時間的決戰,而是一場長時期的硬仗,那麽我們應如何調整自己在工作、心靈上的心態,為這場與WARS 的長期抗戰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