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醫護博客

多學科會診 提升癌症治療效率

癌症並不是簡單的病症,有不同種類,也有不同的期數之分,而不同患者的個人狀況及需要亦不一樣,催使癌症治療逐漸走向個人化,治療方案需要度身訂造才能提供最適切及針對性的治療。由於癌症治療有不同的範疇和選擇,「多學科會診」模式,即由多個學科醫生共同探討、交流,然後制訂一套最佳治療方案,便有助提升癌症治療的效率。

「地區為本」非口號 民間參與為基層醫療本質

政府於今年十月發表的施政報告強調將大力推動基層醫療,並具體提出兩項重點措施(分別是成立基層醫療健康發展督導委員會以及於兩年內在葵青區設立「地區康健中心」試點[1]),更迅速於十一月底公佈該督導委員會以及葵青區工作小組的委員名單。政府對發展基層醫療的決心可見一斑。本文在肯定該施政方向的前提下,嘗試透過分析香港基層醫療的發展脈絡及本質鼓勵社會討論,別讓基層醫療最後淪為口號。

那些不確定的事

打第三支化療針了。代表的是你由病倒到現在,足足已有三個星期有多。日子總是充滿變化。由我在你的胸口摸到鵪鶉蛋大小的淋巴,到你直直地撞到牆上,到我以為要接受你的世界沒有了陽光;開始化療的時候、你在街上暈倒送急診的時候、嗅到麵包卻沒有連跑帶跳走來的時候、肚瀉到要直衝出門外的時候……每一刻,我都再三提醒自己,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偷來苟活的時光。

天堂與地獄

我們所處的境遇,是天堂還是地獄,其實就是取決於我們對生活的態度。這並不是說我們的生活態度能改變客觀事物,客觀存在的事實,通常不會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然而,我們有絕對的自由意志去選擇對生活的態度,接受苦難如同接受快樂一樣,當學會了接受自己的境遇,就能真正的活在當下,活在當下的每一刻,就是天堂。

一國兩制下的香港醫生執業資格試

香港醫生註冊,基於法例第161章,簡單來說正式註冊只有一種,要有(1) 不少於5年的全時間醫學訓練、(2) 執業資格試合格、(3) 在香港實習一年。《1995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是在1995年8月3日制定,並在1996年9月1日正式生效的。上述修訂條例訂明,所有海外院校 (包括聯合王國及英聯邦院校) 的醫科畢業生均須在香港醫務委員會的執業資格試中取得合格成績,方可在香港註冊成為執業醫生。

給新醫生的信

各位新醫生,將要成為實習醫生,心情應該是又驚又喜。讀了二十多年的書,終於出來工作,已經是個大人,請對自己負責。沒有爸媽老師教授在旁,工作態度怎樣、要做多少、能學幾多,悉隨尊便,目的是在短短一年內學懂怎樣做個正式醫生,方法就是觀察和落手做。

世界怎麼了

不知道甚麼時候,世界變得有點荒唐。生命好像可有可無。死亡、罪案總引來很大的風聲,但雨點比預期中小。微風在湖面上泛起一朵漣漪,蕩漾一下而又散去。某地方的小學生從高樓上跳下來,某國的線上遊戲誘人自殺……一些想得到的想不到的,明白的不明白的,都在這個時代一一發生。

生死時速

氣管從甲狀軟骨下撕脫的瞬間,他的意識依然清醒。兩旁黃黑相間的圍欄仍在眼前快速向後閃動,看臺傳來的喝彩聲和引擎的咆哮呼叫在耳邊縈繞,高速帶來的強烈快感令他無法感覺到死亡即將來臨。

不再讓妳孤單

陪著他來複診的這個女人,他仍然深信是自己最親密的人,儘管這張臉孔已日漸變得陌生與模糊。我重覆了數次的評估問題,他似乎一點也聽不明白,連剛吃過什麼早餐也忘記得一干二淨,很明顯,他已記不起身旁這個每天陪伴照顧他的人究竟是誰。

彩虹

見晴山居是台中清境大禹嶺上的一座民宿,座落在海拔1800米的山峰上,遠眺巍峨合歡山,俯瞰蜿蜒立霧溪,地勢雖險峻,風光卻無限。

最新文章

【第三屆癌症策略集思會】處在基層醫療的起步點 地區康健中心發展何去何從?

自去年九月首間位於葵青區的地區康健中心投入服務,標誌著基層醫療發展進入另一個里程碑。如今地區康健中心的發展仍在試驗階段。展望未來,基層醫療發展該何去何從?

【健康中國2030】回流醫生籲港把握醫療優勢 推動...

在香港長大的許建名醫生,從英國取得醫生資格後回流加入港大深圳醫院工作。他認為國家正推行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香港可利用本身的優勢參與內地的醫療改革。

調查發現逾三成學生誤信電子煙禍害較低 醫生警告電子...

香港胸肺基金會、香港胸肺學會以及美國胸肺學院早前進行調查了解大中小學生對電子煙影響健康的認知,發現逾三成學生誤信電子煙禍害較低,更忽視電子煙帶來的健康風險。

【癌症策略】藥費高昂+公私營失衡 病人如何得到全面...

政府於去年7月發布香港癌症策略,為癌症防控工作訂立方向,政府、醫護人員以至社會各界如何通過合作,衝破重重關卡,為癌症病人提供全面、適時、可負擔的治療?

男性接種HPV疫苗提升群體免疫 香港消除子宮頸癌指...

世衛日前宣佈希望帶領全球走向消除子宮頸癌的道路。本港未有針對男性的HPV疫苗接種計劃。到底推動男性接種疫苗如何有助消除子宮頸癌?本港在決策和推行又有甚麼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