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醫護博客

愛與痛的邊緣

止痛藥真是項偉大的發明,當我把Celebrax與Lyrica劑量增倍後,藥物麻醉了她腦和脊髓內的每個痛覺神經元,難忍的神經源性疼痛已基本消失,但隨之而來的是嘔吐、便秘、呼吸困難、肌肉強直和失眠,還有那些令人死去活來的癲癇發作。

最新文章

編者的話—寫於醫理說五週年

醫理說已經成立了五年有多,回望過往五年,我們引發並推動了各界對於不同醫療政策和社會議題的討論,這一點成功,絕對要歸功於我的恩師前輩N,與我攜手經營這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