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標籤 生死

Tag: 生死

尋覓心中的常樂我淨

醫者仁心,盡力醫人乃份內事,但緣分聚散不由人,生有時,死有時,緣起緣滅皆有定數。曾聽說一個生動的比喻,指墳場是萬物衆生的終點站,所有人都排着隊等候死亡的來臨,惟當中有人插隊,而醫生的職責只是把這些插隊的人找出來,再把他們放到他們應當的位置,但和其他人一樣,死亡依舊是人生終歸需要面對的事情。

抗癌路上眾生相

行醫多年,見盡病人在抗癌路上的各種心態。有年輕患者確診時本應有藥可醫,卻因為各種原因放棄治療,到最後撒手塵寰;亦有病情不太樂觀的患者徘徊於鬼門關,卻能於死亡邊緣努力掙扎,得以存活至今。

【莫樹錦教授專訪】能夠直面死亡 自能克服生活壓力...

壓力在生活中無處不在,如何面對壓力,成爲活好人生的必修課。國際肺癌權威、香港中文大學擔任腫瘤學系系主任莫樹錦教授認爲,壓力與人生哲學密不可分,如何看待人生,將影響對壓力的看法。

選擇和做選擇前需要做的選擇

要第一次見面就給判死刑,還是延遲幾個月坐過山車由天堂掉下地獄,其實每個人的決定都未必一樣。但如果制度沒有給予醫生機會去瞭解病人的接受程度,醫生又可以如何幫病人做出選擇呢?

最後道別的準備

隨着癌症年輕化,不少家長患上癌症時,子女只得幾歲,與《龍貓》中妹妹的年齡相若,假若世上真有能醫百病的玉米,相信他們會毫不猶豫地去採摘。可是,世上並沒有這樣一根神奇玉米。縱使作為醫生,希望家長和子女能有大團圓結局,但現實常不如人意,家長應如何為子女早作準備?

無常,就是我們的日常

劇集《跳躍生命線》差不多每集均以角色的感人獨白作收結,當中有一句最令我有所感觸——「無常就是救護員的日常」。對於每天身處醫院前線的醫護人員來說,這句話不也是我們的寫照嗎?

離別的方式

面對家人即將離世,萬般不捨乃人之常情。有人不忍病人受病魔折騰,寄望病人能及早解脫;亦有人難解內心不捨,希望爭取每分每秒與家人相處的時間。縱然過去曾同度多少個秋冬,但是臨別依依,總希望陪伴家人一起走生命的最後一程。

當生命不再屬於你自己

夜闌人靜,我們在你身邊工作。不發一聲的你,雙眼淌著眼淚,空洞的眼睛,彷彿在問著我們 ,「為什麼?」

做醫生如同跑馬拉松非一朝一夕 腫瘤科醫生:寄望有...

「姑勿論得失成敗,若難得找到自己的興趣,便應該努力堅持下去。」內科腫瘤科專科陳林醫生笑説,說這番話並非教人故作清高,而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時有熱誠,日子久了別人會看在眼内,成功與否亦只是時間問題。陳醫生形容,做醫生如同跑馬拉松,並非一朝一夕,經日子磨練,別人自然會看見你的功架;相反,若只執著於眼前的短期利益,早晚別人亦會看穿你的底蘊。

關於在最適當的時候死去

這天經過病房,聽到一些似曾相識的嚎哭。這才發現我二十二歲的這一年,這麼近距離地目睹過兩次死亡,近距離得只要屏神靜息,就能聽見死神一步一步的腳步聲。兩次的死亡有一點不同。一是外公因中風在醫院過身,二是我相處了十二年的小露比在接受半年的化療後,因淋巴癌死去。在醫學倫理課堂中,我們學習關於死亡。醫生說,死亡是一個過程,而非一個既定時刻...

Most Read

【香港醫療系統】NGO可成公私營醫療合作橋樑 為公...

面對人口老化的挑戰,有醫生提出透過適當的政策促進公私營醫療合作,將部分公家醫院的病人引流到私營市場,為岌岌可危的香港醫療系統提供一條出路。

癌症病人如何選擇化療導管?醫生分析Port、PIC...

一些需要長期接受治療的癌症病人來說,只是抽血或「打豆」已經為他們帶來莫大的心理壓力,本文由醫生講解兩種常見的化療導管裝置——Port和PICC,讓病人減輕對「打豆」的恐懼。

【營養師vs營養學家】兩者角色大不同 病人尋求營養...

不少病人都搞不清註冊營養師和營養學家有什麼分別,若病人希望尋求專業的營養意見,以制訂出適合的飲食計劃協助治療,該尋求誰來協助呢?

生命的意義

人生有什麼意義?這問題或許曾在你的腦海中閃掠過,但在那無憂無慮的日子,你甚少會認真思索筒中的答案;但對於承受著百般煎熬的人來說,這答案卻顯得無比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