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標籤 化療

Tag: 化療

【癌症治療】化療讓病人死得更快?該如何看待自然療法...

經常有病人及其家人問及,自己身邊的朋友或者自然療法學派的人士聲稱打化療會「死得更快」,理由是化療是毒藥,用化療藥就猶如打散了蟻窩,導致所有螞蟻四散,令病人死得更快。究竟我們作為腫瘤科西醫,是真的為了哄騙病人進行抗癌治療而隱瞞「打化療死得更快」的真相嗎?

癌症病人如何選擇化療導管?醫生分析Port、PIC...

一些需要長期接受治療的癌症病人來說,只是抽血或「打豆」已經為他們帶來莫大的心理壓力,本文由醫生講解兩種常見的化療導管裝置——Port和PICC,讓病人減輕對「打豆」的恐懼。

乳癌治療技術進步 改善患者生活質素

近年乳癌治療朝減低患者承受副作用的方向發展,保乳手術及前哨淋巴結檢查應運而生。除此之外,促進精準醫療成爲近年發展的趨勢。醫者透過先進技術了解患者疾病的種類,再因應其情況施以最有效及個人化的治療,患者就可免受不必要治療帶來的副作用。

【癌症精神健康】卵巢癌復發風險高 精神壓力不容忽視...

除了癌症和治療帶來的身體不適,癌症病人在抗癌過程中也承受著難以言喻的精神壓力。以香港婦女常見的卵巢癌為例,超過三成患者確診時已屆第三、四期,治療較爲棘手,而且卵巢癌復發率達70%至80%,患者面對治療的壓力之餘,更擔心癌魔他日會捲土重來,雙重夾擊之下,容易被壓力擊潰。

勿輕視持續鼻塞!超過七成鼻咽癌患者確診時已屆晚期

鼻咽癌是「頭頸癌」的一種,而頭頸癌是泛指在上呼吸道黏膜形成的惡性腫瘤,一般包括唇丶舌丶囗腔丶扁桃腺丶唾液腺丶咽喉丶鼻竇丶鼻腔及鼻咽等,而腦癌和甲狀腺癌則不包括在内。根據數據顯示,頭頸癌在2016年有超過1,700宗新症,尤以鼻咽癌最常見,有超過800宗新症,佔差不多一半頭頸癌總體個案。

【腫瘤科護士分享.二】護士都有分專科?顧問護師大談...

癌症於過去數十年間發展一日千里,治療方案變得多樣化。因應癌症治療的轉變,護士的角色亦漸漸起了變化。在九十年代,專科護士(Nurse Specialist)已進入護理界職系架構之內,當時各癌症中心亦設有專科護士,為後來專科發展奠下重要的根基。威爾斯親王醫院臨床腫瘤科顧問護師麥素珊姑娘指出,他們的工作範疇已不限於住院及門診護理,亦包括患者的護理教育及症狀管理等。

【腫瘤科護士分享.一】護士都有分專科?顧問護師大談...

要如何迎合社會需求,甚至是以具前瞻性的思維為未來作出準備,都是護理界的當務之急。是次訪問我們有幸邀請威爾斯親王醫院臨床腫瘤科顧問護師麥素珊姑娘,分享本地癌症護理自上世紀九十年代至今日的轉變,所說的不僅是技術與儀器的改良,還有護士功能如何因應癌症治療的轉變而日趨多元化,為癌症病人提供更專業的服務。

免疫+化療治療非小細胞肺癌的新趨勢

適逢World Lung Cancer Congress-WCLC (即世界肺癌會議)進行得如火如荼,各地癌症專家聚首一堂,包括大名鼎鼎的國際肺腫瘤專家-莫樹錦教授亦有出席(利申:筆者也是莫教授的小粉),紛紛討論治療肺癌進程。這一次,筆者想為大家帶來一項新消息...

公私營互補不足 助癌症病患者面對人生分岔路

幻想你不幸患上癌症,數十年前的你或會毫不猶豫地把財產留給下一代,讓他們過上更好的生活。然而,今時今日,假如你及早治療,你或許還會看見子女事業有成,甚至兒孫滿堂。面對人生分岔路,你會如何抉擇?面對治療伴隨而來的醫療開支,即便平均薪酬水平較高的醫護人員也捉襟見肘,你又會如何應付?

藥廠、私家醫院、醫院管理局三方參與 推動公私營合作...

資深醫院行政管理人邱家駿醫生擔任創新癌症策略研究小組專家成員,多少源於自己的親身經歷。邱醫生憶述當年家人罹患肺癌,香港還未引入最新的標靶藥物。直到後來藥物正式引進香港市場,藥費仍需大概每個月四至五萬元。當時,邱醫生明白社會上許多病人根本無法負擔這高昂的藥費。傾家蕩產為他們的家人續命,值得嗎?

Most Read

【第三屆癌症策略集思會】處在基層醫療的起步點 地區...

自去年九月首間位於葵青區的地區康健中心投入服務,標誌著基層醫療發展進入另一個里程碑。如今地區康健中心的發展仍在試驗階段。展望未來,基層醫療發展該何去何從?

【健康中國2030】回流醫生籲港把握醫療優勢 推動...

在香港長大的許建名醫生,從英國取得醫生資格後回流加入港大深圳醫院工作。他認為國家正推行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香港可利用本身的優勢參與內地的醫療改革。

調查發現逾三成學生誤信電子煙禍害較低 醫生警告電子...

香港胸肺基金會、香港胸肺學會以及美國胸肺學院早前進行調查了解大中小學生對電子煙影響健康的認知,發現逾三成學生誤信電子煙禍害較低,更忽視電子煙帶來的健康風險。

【癌症策略】藥費高昂+公私營失衡 病人如何得到全面...

政府於去年7月發布香港癌症策略,為癌症防控工作訂立方向,政府、醫護人員以至社會各界如何通過合作,衝破重重關卡,為癌症病人提供全面、適時、可負擔的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