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標籤 肺癌

Tag: 肺癌

關注肺癌!你真的認識這個頭號殺手?

肺癌一直高踞香港癌症殺手第一位,單單於2016年便錄得超過3,500宗死亡個案,是同年因交通意外死亡人數的28倍!死亡率如此之高,皆因多半患者確診時已屆晚期,意味癌細胞已由一邊肺部入侵另一邊的肺部,甚至擴散至身體其他器官,錯過治療黃金期。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及早認識肺癌這個頭號大敵,為自己的健康早作準備。

【莫樹錦教授專訪】成功兩大法則 活出豐盛人生

除了上班工作,你會怎樣定義你的人生?不時有報導指香港的工作時間冠絕全球,打工仔抱怨時間被工作填滿,除上班工作以外,生活只落得一片空白,枯燥乏味。然而,細想之下,現實中卻不乏活得多姿多彩的人,除日常工作以外,還精通多個範疇,彷彿有用不盡的時間,一人分飾多角,同時演活幾段人生。說到樣樣皆精,國際肺癌權威莫樹錦教授可謂當中的表表者。

低劑量電腦掃描助找早期個案 對付頭號殺手還待肺癌...

近年已有證據顯示,透過低劑量電腦斷層掃描為肺癌高危人士進行普查,可減低肺癌死亡率兩成或以上。有見及此,鄰近香港的澳門已於《2019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提出,計劃在今年第一至第二季推出肺癌普查計劃,為高危群組提供低劑量電腦斷層掃描檢查。每年有超過三千人死於肺癌、可望於基層醫療加大力度的香港,又會否緊隨其後?

【莫樹錦教授專訪】個人化治癌時代 抗癌科研何去何...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腫瘤學系系主任莫樹錦教授致力肺癌研究,他開創的嶄新標靶治療方案,多年來惠及無數肺癌病人。今年10月,他更成爲首名獲歐洲腫瘤學會(ESMO)頒發「終身成就獎」的華人,對他的貢獻予以肯定。另一邊廂,免疫治療於近年亦發展迅速,今年兩位諾貝爾醫學奬得主便正正因為在免疫治療取得突破性發展而獲獎。那麽,既然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都為癌症患者帶來新希望,兩者又能否雙管齊下,進一步延長病人存活期?

一人患癌 全家受難 香港的父母官能否伸出援手?

癌症藥物推陳出新,延長病人存活期,無疑是病人的一大喜訊,但同時,不少昂貴藥物仍需要病人自費購買,經濟負擔令不少生活本已捉襟見肘的病人及家屬百上加斤。細想之下,在香港這個萬家燈火的大都會中,又有多少人勞碌一生,到頭來卻要散盡錢財,耗盡一生積蓄為自己續命?

七月季度的最新癌症藥物已經出爐了,但你付得起費用嗎...

除非在病人主動向醫生索取關於新藥資料的情況下,醫管局轄下的臨床腫瘤科醫生都不會主動提供醫管局藥物名冊以外的藥物治療建議。為了讓市民為自己有更好的準備,在下提供以下價錢,以供參考。價錢只屬個人推測,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公私營互補不足 助癌症病患者面對人生分岔路

幻想你不幸患上癌症,數十年前的你或會毫不猶豫地把財產留給下一代,讓他們過上更好的生活。然而,今時今日,假如你及早治療,你或許還會看見子女事業有成,甚至兒孫滿堂。面對人生分岔路,你會如何抉擇?面對治療伴隨而來的醫療開支,即便平均薪酬水平較高的醫護人員也捉襟見肘,你又會如何應付?

我和波叔

雖然係page的自我介紹沒有提及,其實文生我係裸辭銀行MT後在某醫院的腫瘤科做了一段短時間的研究助理。波叔(化名)是我在研究助理工作時照顧過的一個肺癌病人。這令文科生有很大的感觸,發現原來一些看起來的小事,病人卻會感激你一輩子。

肺癌患者非咎由自取 成立學會消除誤解

臨床腫瘤科區兆基醫生表示,儘管近年針對肺癌的治療發展一日千里、屢有突破,可是社會大衆對肺癌的態度依然負面,影響患者,甚至是醫護人員、醫療決策者對肺癌治療的看法。區醫生認爲,肺癌患者能否對戰勝病魔心存希望,往往只是一念之差。

立體定位放療:早期肺癌的新治療選擇

早期肺癌可以利用手術作為根治方法,但部分肺癌患者由於體弱或腫瘤位置等因素而不宜接受手術。然而,這並不代表無計可施。近年開始廣泛應用的立體定位放射治療(Stereotactic Body Radiation Therapy, SBRT)便是早期肺癌在手術以外的另一治療選擇,可為病人帶來顯著的療效。

Most Read

中大發現糖尿病或為感染新冠肺炎高危因素 研究有助了...

香港中文大學(中大)醫學院生物醫學學院的研究人員...

【HPV和口咽癌】孝順女為口咽癌爸爸遍尋資訊 醫生...

近年醫學界積極研究HPV與口咽癌的關係,希望找出更理想的治療方案和預防方法。不過,大眾對HPV陽性口咽癌的認知仍未十分全面,甚至會用有色眼鏡來看待患者。

【單邊喉嚨痛、吞嚥困難?】口咽癌症狀難察覺 還與H...

口咽癌的早期症狀通常不明確,大部分患者初時可能只會出現喉嚨痛、咽喉不適的感覺,容易與喉嚨發炎混淆。研究更顯示HPV病毒與口咽癌有關,閲讀文章了解更多。

HPV疫苗有效防癌 學歷愈高卻愈抗拒?

近日有訪問發現多達七成的小學家長不知道女兒可以免費接種HPV疫苗,不少更稱會拒絕讓孩子接種,尤其是高學歷及高收入的家長對疫苗的接受度較低。原因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