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標籤 醫學生

Tag: 醫學生

兩年的分別:殘花敗柳

因爲兩所大學的課程編排,小島醫學院的五年級學生會和山區醫學院的四年級學生一同到一所醫院學習外科,爲期一至兩個月。而因爲我之前用多一年時間修讀了公共衛生課程,所以我比現在的同級同學已經大一年,比起他們已經有兩年的分別。

不是例行公事

最近家人入院,才發現很多我覺得在醫院發生理所當然的事情,平常人可能會覺得是大事。例如抽肚水可算是醫院裏會做的眾多程序中相對安全的一個,但原來家人都已經憂心忡忡,反復考量甚至會思索最壞的可能性。

觀其行,知其人

爲了「增廣見聞」,醫學生經常要向病人詳細問症,一問就半個小時以上。在教學醫院的病人大概已經被很多同學訪問過,發現了原來這些穿著白袍走來走去的不是真正的醫生,向他們再述病史都未必對自己有幫助,所以我們問症的成功率不高,常常會「食檸檬」。但是,今年到了非教學醫院,情況就不一樣了。可能因爲醫學生的比例少了很多,所以他們很願意說自己的故事。

臨床考試小記

今天考試。我們同組幾個同學手執醫院秘書的字條,信步走到考試地點,迎面就看到醫生從病房走出。考臨床試一定要帶上聽筒、電筒、間尺、竹籤、肌腱錘等工具,但我們幾個都有工具弄壞或遺失了,本來還想趕在醫生來之前到護士站借用,沒想到他那麽準時呢。肯定是我們一刻間的慌張被醫生捕捉了,他笑著對我們說:「不用緊張喔」。

第一次CPR

我相信每個醫學生都有一個rite of passage,就在我們開始發現自己角色的重要性和別人賦予的期望之際。也聽説每個醫生都會經歷一些他不會忘記的病人,而我可能已經遇到一個。就如一個朋友所説,我大概天生「作者命」,所以才會常常遇到這些戲劇性的經歷。沒想到連行山途中到海灘邊休息,我都會遇到需要急救的個案。

醫學生的衣著

醫學生的衣著很講究,尤其是臨床學習那幾年。進入臨床學習前,唯一需要注意衣著的時候,就是進實驗室前一定要換上白袍。那時我們還管叫它實驗袍(lab coat),因爲白袍一字背後其實蘊藏著醫者的權力地位,而當時還在渾渾噩噩的我們還沒感覺到這個稱呼背後的深意。

我的習醫之路

數年前文科生覺得人生應該做一些自己很有passion的工作(遺憾地我對銀行真的沒有passion),想了一想便膽粗粗裸辭了銀行MT的工作。在那個時候我做了很多research,得知可以報外國的學士後醫科,但發現當年我在百周年大學的GPA太低,要在MCAT/GAMSAT考個驚為天人的分數才安全...

Most Read

【香港醫療系統】NGO可成公私營醫療合作橋樑 為公...

面對人口老化的挑戰,有醫生提出透過適當的政策促進公私營醫療合作,將部分公家醫院的病人引流到私營市場,為岌岌可危的香港醫療系統提供一條出路。

癌症病人如何選擇化療導管?醫生分析Port、PIC...

一些需要長期接受治療的癌症病人來說,只是抽血或「打豆」已經為他們帶來莫大的心理壓力,本文由醫生講解兩種常見的化療導管裝置——Port和PICC,讓病人減輕對「打豆」的恐懼。

【營養師vs營養學家】兩者角色大不同 病人尋求營養...

不少病人都搞不清註冊營養師和營養學家有什麼分別,若病人希望尋求專業的營養意見,以制訂出適合的飲食計劃協助治療,該尋求誰來協助呢?

生命的意義

人生有什麼意義?這問題或許曾在你的腦海中閃掠過,但在那無憂無慮的日子,你甚少會認真思索筒中的答案;但對於承受著百般煎熬的人來說,這答案卻顯得無比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