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公院轉私家為搵真銀?】毋忘做醫生初心 老兆雄:這裏可以跟病人「由唔明講到明」

相關文章

老兆雄醫生
老兆雄醫生
老兆雄醫生為外科專科醫生。老醫生具備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英國愛丁堡皇家外科學醫學院院員、香港外科醫學學院院士、英國愛丁堡皇家外科學醫學院院士、香港醫學専科學院院士(外科)等專業資格。

越來越多公家醫院的醫生轉投私人市場,外科專科醫生老兆雄是其中之一。醫生轉場很多時都被指是為了賺更多錢,但這位醫生會承受風險捐骨髓救病人,而心中最想做的是沒人有興趣的臨終寧養服務,還會覺得老醫生是為了錢而離開公院嗎?

這天約了老醫生見面,等了又等仍未見人,遲了半小時終於見其身影,姑娘以抱歉的聲調請求再等一等,讓醫生花幾分鐘咬個麵包。

如此忙碌,肯定生意滔滔,但實情卻沒有想像的盆滿缽滿。原來老醫生一早就去了一間非核心區的醫療中心為病人做腸鏡,然後才忽忽來應約。笑他生意好,他就說「想多了」,他娓娓道出箇中原因:「這裏照一次腸鏡醫生賺的錢比在中環少一半。該區的居民收入比較低,輪候公家又要很長時間,自費照腸已經是他們傾盡己力去付出……雖然賺少了,但過程中我覺得開心,總之做到多少便做多少。」

為病人捐骨髓 切身體會病人感受

賺少一半不是人人願意,老醫生則可說是樂此不彼,甚至可以去得更盡,1999年他才行醫不久,便為病人捐骨髓,愛心爆棚,但他卻覺得是正常不適的事。

「我自小的志願是想幫人,做醫生可以幫到人,又能糊口,對公屋大的我是一個可以改變命運的職業。而做醫生就是救人治病,所以捐骨髓是合情合理的決定。」老醫生更謙稱,捐骨髓的醫生不止他一個,而這次捐骨髓的經驗,不但救了病人一命,也令他對信仰有更深體會。

老兆雄醫生曾經為病人捐贈骨髓。

全身麻醉抽骨髓的過程,亦讓老醫生感受甚深:「首先在手術前要在手背種豆(靜脈輸液),我才知道是這麼痛的,以後為病人種豆時會盡量揀其他沒那麼痛的位置。另一個感受就是,當時躺在病床經過走廊被推入手術室時,望著天花板的燈光,不知目的地在何方,原來是如此冰冷又無助。」

曾萌生放棄讀醫念頭 背後辛酸非外人能道

事實上,做醫生不只有風光的一面,由讀醫到做醫生其實一點也不容易。即使是以做醫生為人生目標的老醫生,亦有想放棄的時候:第一次是考畢業試,巨大的壓力令他感到迷茫,失去方向,卻也成為契機引領他接觸信仰,而第二次氣餒的時間就是考專科試。

「讀醫的人一定要鍾意讀書,否則捱不過的。不止讀醫科那幾年要日讀夜讀,取得醫生牌後想取得專科資格更要不斷進修和考試。但多聰明、多努力也好,專科試都真的不容易。前輩說過,專科試考幾次才過是正常,一次就成功是『符碌』。」本身有弱聽的老醫生,付出的努力只有更多沒有更少,但亦坦言:「我首兩次考試都失敗了,當時真想過放棄,不要專科資格了,做個普通科家庭醫生便算。只是最後想到自己的初心是想救治病人,而專科資格是給予病人的信心保證,於是又繼續苦讀。」在「為病人」的強大推動力下,他終於通過了第三次專科資格試。

公立醫院部門分立 離開為追求更好醫患溝通

畢業後一直在公院工作,待了四分一個世紀後離開,原因何在?老醫生指難以籠統說一個原因,簡單來說是想給病人多一個選擇,避免病人錯失治療的黃金時間。

「我很記得一名很難才成孕並已懷孕28周的病人,因為腸塞入院,雖然腸塞問題解決,最後卻因故要提早引產,胎兒出世不久亦告夭折。病人事後十分憤怒,投訴每一名參與過的醫護。」老醫生也替病人傷心難過,且不諱言公院部門分立,制度下醫生只能個別講解自己的範疇,未能為病人作全面解說,有時他們未能充分了解病情及治療,容易造成誤解和誤會。

老兆雄醫生曾在公立醫院與其他醫生共事。

「有時醫生都無可奈何,診症時間只有五分鐘,講太多答得太多,哪還有時間應付仍在外等候的病人?何時才能巡病房?」他說,在私人醫療的環境,醫生就有充份的時間和空間,詳細講解令病人「由唔明講到明」,並笑言可能因為能夠與病人「對接」,幫助病人明白自己的病情,不再糊𥚃糊塗的,所以不少病人都來向他尋求第二意見。

老醫生多翻強調,良好的溝通對醫生和患者也十分重要,因為醫患不是一買一賣的關係,「治病是醫生的責任,而不是為顧客服務」,故此希望病人可以體諒和欣賞醫生的努力和付出。

公院醫護壓力爆煲 服務發展是否符合病人所需?

另方面,老醫生在公院時,職業耗竭(Burnout)的情況比目皆是。「當時我參與醫院聯網的同工輔導工作,真的經常都要出動。有一名剛畢業、成績出眾的年輕醫生,才半年便因為腫瘤科的工作而萌生去意。我們不想他棄醫學,幸好經過勸導開解後成功留人,並轉到其他專科。」

他又稱,有些服務發展也讓人費解,情況就好像「用很多錢去裝個touch screen,但其實是否病人所需或想要呢?」。他認為,在追求新科技的同時,也需要貼地及了解病人的需要,這往往都是靠前輩的身教言傳,例如之前一日他為一名八十多歲病人做手術後,完成後致電其女兒報平安及講解情況,讓家人可以安心,因為這正是病人和家人真正所需。

老兆雄醫生致力推動生死教育,圖中是老醫生與《醫師生死》的作者、趙可式教授合影。

推動生死教育 倡保險涵蓋寧養服務

轉為私人執業的老醫生,幫人的心一直未變。他眼見為末期臨終病人而設的寧養服務嚴重不足,故此一直也想推動生死教育,以及鼓勵病人在家寧養。他解釋:「現時相關的資源分散,而在家寧養亦要家人接受,以及醫生的配合。因為此舉需要醫生評估及確認病人的病況已屆不可逆轉的階段,並要提供上門診症及簽發死亡證。」另外,他亦希望保險公司能保障治病以外的需要,例如寧養服務,因不屬於治療範疇而不獲保險涵蓋。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新文章

離開工廠式環境 迎接新挑戰 呂卓如醫生:只想尋求空...

近年不少公立醫院人手都轉投私人市場,就好像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呂卓如,入行20年後離開原來崗位,以便重拾做醫生的初心──幫助病人。

相關文章